矿机价格腰斩,华强北盛况不再,挖矿行业迎来寒冬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27 154 次浏览 0个评论
挖矿行业的兴衰浮沉和数字资产行情有着天然的关联,作为一个新兴市场,这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2017年,比特币从不到1000美元暴涨至20000美元,巨大的财富效应让无数人涌向数字货币市场。

同时,比特币的暴涨也催生了矿机生意,矿机价格水涨船高。

精明的华强北商家瞅准商机,纷纷改行卖矿机,赛格广场一度成为全球旷工的圣地。

然而,1月份开始比特币价格急转直下,比特币的行情正式走入熊市,加上最近监管再次警告防范风险,使得整个矿机市场行情更加雪上加霜。

如今回头看,不到一年时间,曾经喧闹的赛格广场,门前冷清,不复从前。

矿机价格腰斩

硬币君近日实地走访了深圳华强北赛格电子广场,赛格广场在矿圈久负盛名,不少来自俄罗斯、印度、欧洲的国外矿场主也都会到此来采购矿机。

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赛格广场三楼到五楼是一片矿山矿海,连店铺租金都比之前翻了一倍,但是依旧挡不住大家的热情。

许多先前卖电脑的商家开始转行卖矿机,一些来自国外的矿机买手基本上都是100台起订,熙熙攘攘的客户中有大量来自俄罗斯、印度、韩国以及日本客户的身影。

据商家介绍,最热的时候,一台白卡B矿机的价格炒到14万,当时官网价格才3万多;蚂蚁S9矿机的价格也是从1万多炒到2万多,而且还没有现货,只能先买期货。

甚至一度出现,挖矿的赚不过卖矿机的情形。

然而,随着今年比特币持续大跌,往日喧闹的赛格广场盛况不再,硬币君走访赛格广场多个楼层发现,大多数商铺十分冷清,鲜少有人询价。

其中一家名叫“迈肯思”的商家向硬币君介绍到,比特币行情不佳,导致旷工回本时间拉长,矿机价格大幅跳水。

白卡B矿机从十几万跌到几万元,A3矿机一天能跌1000元到2000元,B3矿机也从1.7万掉价到1.1万元。一款年初即便价格涨到6万元依然抢手的矿机,现在2万元都无人问津。

他还介绍到,现在一台可以插8张显卡挖以太坊的矿机,一年只能挖0.84个以太坊,算上显卡和电费成本,以目前以太坊的市场价格,要接近两年时间才能回本。

这次熊市,让不少此前屯矿机的商家损失惨重,特别是做期货的商户,以4万多元的价格买的矿机期货,一个月后到手时官网价格已经跌到了7000多元。

无奈之下,不少矿机卖家选择重新回归电脑配件行业,不过也有部分卖家选择坚守下去。

一位早在2014年就做矿机生意的商家表示,“现在的市场对他这样大的矿机厂商而言不过是寻常,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机会”,经历过市场起起落落的他,面对市场的暴跌显得风淡云轻。

也有些卖家依靠卖二手矿机过活,在牛市的时候一台二手蚂蚁矿机S9也可以卖21000元,现在这些二手矿机的价格基本在1000元左右。

但对于大多数矿机卖家来说,现实已经无力支撑他们在这寒冬中坚持下去,曾经火爆到3到5楼遍地矿机卖家的赛格广场格外萧条,只有货架顶部堆积的黄色的电源线在诉说着往日的辉煌。

矿场主无奈硬挺

除了去年比特币暴涨,矿机销售的火爆还源于中国矿场的兴盛。

早在2014年,中国的比特币矿场就已经初具规模,到2017年的时候,中国矿场的算力已占据比特币算力的70%。

而这些矿场大多分布在中国中西部地区的深山老林里面。一般国内超大型矿场多分布在内蒙和新疆,那边主要是风力发电,供电更为稳定;而四川、云南和贵州地区则受枯水期的影响,供电不稳,多以中小矿场为主。

矿机卖家阿杰说,越来越多卖电脑的同行转行卖矿机或者直接自己去做矿场。去年行情火爆的时候,他们公司在四川和新疆就有5万矿机位,除了自己挖矿,还向其他矿机主提供托管服务,托管只需要交纳一定的电费和托管维护费即可。

硬币君刚好碰到一位前来询价的买家,他兴奋的讲起,自己曾在2016年投入80万人民币购置的矿机,在今年一月份的时候,一天稳定的收益可以高达6万元人民币。所以当时市场上即便原先8000元的矿机被炒到3万元依然愿意买入。

然而好景不长,转眼比特币便牛转熊,往日的暴利不再。

随着比特币挖矿难度的上升,挖矿的成本越来越高,对于入行较早的大矿主而言,成本早已收回,面对熊市倒显得泰然自若,但是对于部分刚进行业的小矿主就显得脆弱不堪了,尤其面对政策压力。

阿杰向硬币君解释道,挖矿最大的成本是电费,挖一个比特币2万元的成本中,有1.5万是拿来支付电费。

“本来,小矿主的算力相对就低,挖矿能力有限,挖矿的成本也更高,在比特币价格暴跌的形势下,成本回收周期太长了,他们也没办法,也亏不起,现在都是在观望,要是再跌下去就只能选择放弃继续挖矿了”阿杰说道。

而对于投入较大,手里有几百台矿机的矿场主来说,开弓难有回头箭,现在二手矿机价格如此之低,卖了也不划算。既不愿砸在手里,也不愿意轻易低价出手,只能硬挺着。

不仅如此,矿场主除了要面临市场的波动,还有未知的政策风险,包括新疆等地区已经开始在清退违规用电挖矿企业。

这一系列的原因导致中国的矿场主开始寻找海外机会,而与中国相临近的国家则成了矿场主的首选,比如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以及蒙古等周边国家。

同时由于中国占据比特币近七成的算力,其他许多国家对中国市场的这块肥肉也垂涎不已,中国挖矿大军开始向周边国家迁徙。

矿机商谋求突围

在全球数字货币矿机供给中上,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这三家中国公司占据前三位,且垄断了超过90%以上的市场。

三大矿商里面,体量最大的当属2013年就进军矿机行业的比特大陆了,其设计的比特币矿机算力占到全网算力的70%。

比特大陆目前还控制着算力接近全网比特币算力40%的三个矿池。此前采访中,吴忌寒透露比特大陆去年营收达到25亿美元。

此外,嘉楠耘智2017年营收13亿元,同比增长约3倍,年内利润3.61亿元,同比增长近6倍;亿邦国际2017年度来自区块链业务的收入高达9.25亿元,较2015年增长逾30倍。

由此可见,矿机行业的确是一个暴利行业,但在熊市之下,矿机厂商也同样面临着困局。

首先,矿机行业的竞争相当激烈,矿机产品的更新迭代速度非常快。且不说8月8日嘉楠耘智在杭州抢先发布了基于7nm芯片的矿机阿瓦隆A9系列,一些新起之秀诸如芯动矿机和神马矿机也在激烈的抢占矿机的市场份额。

第二方面,数字资产市场的剧烈波动导致销量暴涨暴跌。5月28日,多名比特大陆蚂蚁矿机B3矿工去到比特大陆位于北京的办公室进行维权,要求其对涉嫌虚假宣传的蚂蚁矿机B3进行退款赔偿。起因便是,比特大陆销售的B3矿机一周时间从11000元降至5000元,导致大量矿工利益受损。

第三方面,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尤其是中国买家作为矿机市场上的主流,却面临着极为严厉的监管。各国政策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导致数字资产市场的大起大落。有报道称因为比特大陆的数字资产是以成本价计入资产。如果按市场价格计算,其在2018年二季度的数字资产应该损失了68%。

兴许是基于此,今年这三大矿机生产商集中选择在港股上市。

2018年5月15日,嘉楠耘智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亿邦国际紧随其后于6月24日递交招股书。比特大陆则计划今年9月在港交所交表,并于年底前正式上市,预计市值可达300~400亿美元。

有专业人士认为,三家公司之所以如此急切的选择在香港上市,主要是想要把握基于2017年公司在数字资产牛市获取的巨额收益给市场带来的良好预期,从而能够获得更好的估值和融资,以上市来寻求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在奔赴香港前夕,包括腾讯、软银、DST Global等机构均否认投资比特大陆。

有业内人士分析,投资机构突然变卦,一种可能是比特大陆估值过高,发展前景与高估值不相匹配;另一种可能是这些顶级机构早已嗅到了政策上可能有大动作的迹象,提前站出来声明,全身而退。

另外,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都在招股书表明,人工智能是公司未来主要探索领域。比特大陆则直接将自己定位为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如此看来,AI恐将是三家公司接下来转型的方向。

挖矿行业的兴衰浮沉和数字资产行情有着天然的关联,作为一个新兴市场,这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来源: 壹块硬币

已有 154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