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世界:“慢钱”封王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26 152 次浏览 0个评论
当尘埃落定后,我敢打赌,那些以专注的态度创造价值的人,将会俯瞰众人。

大概是十年前,我和 Ann Miura-Ko Floodgate 基金另一位合伙人 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团队会面。当时我们打算向他们推介 Floodgate。约定的时间是大清早。天色阴沉沉的,迎接我们的是暴风疾雨。突然间,停电了。

耶鲁大学传奇的首席投资官戴夫·史文森 Dave Swensen 一个人先到。Ann 和我正忙着点蜡烛时,他遛达进我们的公司大堂。接着他团队的所有人准时到达。

在我们的会议上,史文森问了一个令人惊讶的问题。「你们的一些投资标的企业可能会上市。哪些股票 IPO 之后你会继续持有?」

快钱和慢钱

自从 1985 年戴夫·史文森成为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以来,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从 13 亿美元增长到 240 亿美元。他与迪安·高桥 Dean Takahashi 的长期合作是一个巨大的成功故事。戴夫在他的著作《开创性的投资组合管理》 Pioneering Portfolio Management 和《非常规的成功》 Unconventional Success 中将自己的心得倾囊相授。戴夫和耶鲁团队是我最喜欢的「慢钱」投资者样板。

「快钱」投资者将市场视为投票机和当今时代的脉搏。他们试图在短期内对它进行预测。他们相信自己比别人先知道一些重要的东西。当每个人都迎头赶上并对新信息做出过度反应时,他们会得到立竿见影的奖励。流动性对快速货币投资者至关重要,因为他们需要迅速买进卖出股票或资产。

「慢钱」投资者将市场视为一台称量机器。他们试图通过投资一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比整体市场升值更快的经济体或经济板块的一部分来赚钱。流动性对这些投资者来说不那么重要,因为他们可能会持有几十年。

流动性与其说是「特性」,不如说是「漏洞」。

戴夫·史文森将慢钱投资更进一步,他表明缺乏流动性通常是一种优势。

这个角度是反常规的。大多数人会为流动性支付溢价。如果我拥有流动资产,我可以选择在任意时候买卖,而这是有价值的。假设我拥有一项非流动资产 比如一家私人科技初创公司的股票、一处房地产或一家私人股本公司的股份,我在短期内出售的选项就会减少。如果我对自己买下的东西不再那么看好,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法卖出去。也有另一种可能,如果我对自己买下的东西更加确信无疑,恐怕也很难轻易地双倍下注。两相一比较,拥有更多自由显然更有价值啊。

史文森的反向观点是,任何人都可以购买股票和其他流动性好的资产,从而使这些资产的市场更具竞争力和效率。但有时在按兵不动才是最佳选择的时候,流动性却会在情感上引诱你做出交易。通过购买和持有当前价格偏低且需求较少、但在遥远的未来将极具价值的资产,市场的低效变成了「慢钱」的优势。因为耶鲁捐赠基金是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跨度内运作,他们的投资团队用耐心构建了结构性的竞争优势。

你计划保留资产的时间越长,流动性提供的优势越小。眼光准、有耐心,才是最重要的。

快钱和慢钱创业者

快钱和慢钱同样适用于创业者。

在募集资金时,「快钱」创业者专注于以尽可能高的价格筹集尽可能多的资金,伴随尽可能少的监管,以及通过谈判拿下最具吸引力的逐步变现时间表。他们也可能抓住市场时机,以「快进快出」的方式卖掉自己的创业企业。在加密技术世界中,他们可以利用即时的流动性,凭借一份白皮书就能赚到快钱。

 「慢钱」创始人认为,长期的成功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努力来建立一个生态系统,在这个系统里,伟大的团队、文化、商业模式、合作伙伴以及不断增加的竞争对手缺一不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恐怕也会发现,慢钱创业者会格外注意招聘、恰当的投资、与长期投资者合作、谨慎管理筹集到的资金,以及估值的变迁。他们想创造一种产品或服务,让数亿或数十亿人使用,而这需要投入多年。他们寻求长期的成功。

然而,慢钱并不意味着慢动作。创建任何类型的初创公司,创始人都需要尽快行动:关键是要在实现长期卓越的过程中,以迅捷的步伐执行计划。

快钱和钓大鱼的故事

我遇到过许多「快钱」加密投资者,他们通过低买高卖做得相当不错,买卖跨度通常是在几个月甚至几周内,有时甚至是几天内。还有些人成功地做空了那些没有成功兑现其潜力、或在极高估值边缘摇摇欲坠的加密资产。看到朋友们赚钱,听到他们速战速决的战绩,我也跟着高兴。

也有很多快速致富的创始人故事。一些人充分利用了代币的流动性、缺乏逐步变现限制、以及加密投资大环境充斥着泡沫投机的特点。

这些传说让我想起了我打小在俄克拉何马州听说过的「钓鱼故事」。一整个夏天都有人在湖边钓鱼。然而,你听到的尽是些有人钓到大鱼的故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故事也传得越来越邪乎。同样,你能听到市场上各种挣完快钱全身而退的传说,但不怎么能听到有人亏得连底裤都不剩的故事。

快钱的好处

这是否意味着我认为快钱都「不好」,慢钱都是「好」的?不一定。

几百年来,快钱和技术突破一直是一种共生关系。无论是 19 世纪的铁路狂潮,20 世纪 20 年代早期的无线电狂热,还是 20 世纪 90 年代末的互联网泡沫,快钱使得以极低的资本成本为新突破提供资金成为可能。一方面,对于大多数尚未实现产品/市场匹配的初创公司而言,许多加密网络可以以极高的价格卖出他们的代币。但另一方面,这让创业者不至于被进入市场的资本壁垒给拦住,能够快速尝试新想法。

我还从最优秀的对冲基金经理那里学到了许多基本原则。他们中的很多人都非常聪明,极具洞察力,这一点在讨论的是核心理念而非某个具体令牌是否会在短期内升值的时候体现得尤其明显。主要加密项目的创始人应该听取他们的意见。

思考快与慢

如果你真的相信加密技术,你应该问的是哪些资产和社区在未来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将是最重要的。究竟哪一种加密技术能够像比尔·盖茨 Bill Gates、拉里·佩奇 Larry Page 或杰夫·贝佐斯 Jeff Bezos 那样经久不衰呢?

如果你对这些问题没兴趣,那么专心做快钱一点问题都没有;但你得搞清楚一点:你在短期内知道别人尚且不知道的东西。投机者在这个不受监管的市场上拥有许多武器。如果你对这一点并不那么确定,那么你很可能是最新一轮狂潮中的韭菜。捐钱资助创新当然受欢迎了,但并一定有利可图。

构建持久项目

加密项目会让我不禁联想到高空走钢丝表演。它像是一个从零到一的创业公司和一家上市公司并行运营。当中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与传统创业公司不同,代币和社区与传统股权和公司并行的商业模式仍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商业网络是否会将基于股权的实体与基于代币的实体结合起来?代币在未来将以何种方式,与当年的股票一样创造繁荣?从长远来看,基于代币的商业企业是否会蓬勃发展,还是说比特币是当中唯一有前途的产品?

鉴于不确定性和波动性,明智的加密创始人应该从快钱和慢钱的组合中寻求投入。快钱投资者可以提供有关市场发展格局变化、货币流通速度、代币表现以及其他直接机会和危机的见解。慢钱投资者可以在长期价值创造的各个方面提供一臂之力,包括招聘、运营、品类设计、上市和其他商业建设问题。他们还可以保护创始人免受短期交易者的影响,并专注于创造有形价值和多样性,而不是投机回报。

慢钱的必然性

想想当今世界上最富有的五个人:

这像龟兔赛跑。快钱从一开始就得到了正面的关注和热炒,但是眼光准、有耐心,才会带来最大的回报。

记住我的话:慢钱创业者、缔造者和投资者将是加密技术最大的赢家。有些人会说「这次不一样了」,理由要么是加密网络不是中心化所有,要么在于加密网络构建和治理的社区特征。但当尘埃落定后,我敢打赌,那些以专注的态度创造价值的人,将会俯瞰众人。

来源:链闻ChainNews  作者:Mike Maples, Jr.

已有 15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