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新片《一出好戏》被指抄袭 区块链技术或能帮助解决版权痛点

区块链快讯 admin 2021-08-25 152 次浏览 0个评论
区块链技术用于保护版权是一个小众领域,但是一旦发展起来,对于内容创作工作者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对未来的改变也会很大。

黄渤执导的处女作《一出好戏》备受关注。从8月10号到8月15日为止,票房已经超过7亿。但是人红是非多,黄渤的《一出好戏》被指抄袭。

8月12日晚,编剧于梦媛发文实名举报黄渤 《一出好戏》抄袭。称曾给黄渤看过自己写的《男人危机》,随后该剧本于2013年9月29日获得拍摄许可证。

据于梦媛的发文,她邀请黄渤演钱进一角,但被黄渤以角色不符拒绝了。在于梦媛看过黄渤新片后,称该片抄袭借鉴了自己剧本中的故事创意与框架,现在正在积极地收集整理证据材料。

从于梦媛还晒出了相关的一些证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确实是邀请黄渤去参演《男人危机》的钱进一角。根据这些照片来看确实是证据确凿。此消息一出,网友们也顿时沸腾了。

黄渤的粉丝众多,有网友爆料,黄渤在10年的访谈里就表明已经开始构思这部电影了,并讥讽难不成是黄渤是2010年就抄袭了于梦媛2013年的创意?

这种情况,说来就非常尴尬了。

此前,对于创作内容的保护,为了免责,很多影视剧都会加上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声明,但是这一则声明成了很多抄袭内容的护身符,明显不妥。

可是如果要去维护创作的权力,就涉及到版权的问题。

说起版权,现代法律体系中保护版权的法律,是著名的《安娜法》。《安娜法》是第一部旨在保护版权的现代律法,对世界各国后来的版权相关法案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事实上,中国保护著作权的意识很早,比如在宋朝的时候,由于盗版盛行,南宋理学大家朱熹所著《论孟精义》一书就曾被浙江书商非法盗版。朱熹本人还打官司维权,要求政府禁止翻印以维护自身利益。

但是自古开始禁也没有禁住,因为版权的维护有很多痛点。

其一,“版权归属”问题。虽然“版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时起自动产生”(依据《著作权法》的定义),但版权于何时、何地产生,由谁持有,却依然需要“被证明”。版权登记制度是一个处理方式,创作者将已完成的作品提交至各地版权保护中心完成登记,实现版权信息在公信力机关的备案,让作品的版权归属有了依据。但由于流程复杂且周期很长,传统的版权保护方式在面对当今多样化的传播渠道和高时效性的传播手段时,显得力不从心。不少盗用者便借着创作者对版权保护流程的抵触与消极对待,肆无忌惮地侵占创作者的利益,而真正的创作者却在应对侵权时显得被动乏力。从近些年来层出不穷的版权纠纷案例来看,导致绝大多数创作者走向“侵权不期而遇,维权不了了之”的境地的主要原因可归结为:一是创作者的版权保护意识薄弱而让恶人有了可乘之机;二是缺乏一个即时、有效的版权确权平台。

其二,当前版权保护的形式问题。作品的雏形、草稿,尚处于未完成状态,算不上是完整的“作品”。然而,这些素材依然具有相当高的价值,其创作理念已经能够充分反映终稿的形态。但大量创作者却忽视了对这些材料的保护,为日后遭遇侵权时无法提供有效的创作证据埋下了隐患。

其三,如何与科技进步接轨的问题。随着信息的数字化、网络化程度不断加深,版权制品的载体逐步由传统的纸质稿件、实物作品转变为各种类型的数字化文档。互联网传播,作为当前版权制品的重要传播途径之一,所占比例也逐年攀升。以数字化设备创作、生产数字化作品,并且使用互联网进行发布与传播,这一方式已经脱离了传统“登记制度”的适用范畴,需要有新的方式进行补充、完善。而且,数字化作品传播速度快,可复制程度高,进一步增大了创作者的维权难度。数字化、网络化的版权保护服务平台,能够成为解决这一痛点的有效方案。

其四,正如之前所说的,把作品篡改以后,比如洗稿这样的方式,你如何证明这个作品是抄袭?而不是借鉴?

这几个难点梳理下来,就会发现,要保护版权真的是一个不容易的事。

区块链,是一种具备去中心化、时间戳记录、不可篡改和智能合约等特点的优秀技术,在近些年来受到广泛关注。正是因为区块链对于保存、处理、追溯电子数据具有天然优势。

如何用区块链技术保护版权呢?

目前中国有很多区块链公司都开始做版权的保护发展。比较有代表性的,像上市公司安妮股份就是以保护版权开展区块链的业务。

但具体怎么操作呢?实操其实很难。我们大致可以想到一些方法。

首先是确权,这是区块链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具体的操作中,可以将作品名称、权利人和登记时间等核心信息生成唯一对应的数字指纹,并将数字指纹封存于不可篡改的区块链数据中,实现版权信息的永久存证,以技术公信力和可信度对版权进行确权。

其次是用权,利用区块链的优势能够对版权的生命周期进行全流程追溯。由作品的产生开始,版权的每一次授权、转让,都能够被恒久的记录和追踪,不仅能够优化创作者对作品的管理方式,同时也能够为各类纠纷提供准确的司法取证。

最后是维权,明确的权利归属,则是维权的前提条件。由于现阶段我国司法程序对于著作权纠纷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这就意味着一旦侵权发生,创作者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就必须承担举证的义务。然而举证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创作者自身对于作品拥有权利的证明,二是证明侵权行为切实发生的证明。

这里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地方在于,刚才我们所说的洗稿侵权的过程中,可以利用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和人工智能相结合,以人工智能捕捉,智能合约触发的方式去搜寻侵权行为,让侵权者无所遁形。

区块链技术用于保护版权是一个小众领域,但是一旦发展起来,对于内容创作工作者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对未来的改变也会很大。

来源:荣格财经

已有 15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